快捷搜索:

把机器人产业作为“上海选择”_4

  从历史经验看,每次技术-经济范式的转型期都会出现重新排队的机会。抓住机会的国家和地区,将在未来的全球产业链上占据有利位置。当前,以机器人为代表的智能制造模式正在形成,中国不能做旁观者,上海更应该代表中国积极参与国际竞争

  近来,有关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关注和探讨正在国内科技界和产业界升温。探讨是为了应对,我以为应该将此与上海创新驱动、转型发展的战略结合起来思考。

  第三次工业革命并不是突然发生的,而有一个渐进过程,在此过程中信息、材料、制造、能源领域的技术革新相互交错,互动而产生合力。里夫金新著中提出的第三次工业革命,本质上是一个观念引导的革命,是在新观念引导下,对相关技术成果进行整合设计与规划,它展示了以绿色、智能、泛在为基本特征的新技术综合应用图景及其对经济、社会等的各种影响。

  制造模式转型最为切近和紧迫

  但目前看来,制造模式转型最为切近和紧迫,这甚至是第三次工业革命能否推进的关键所在。英国《经济学人》杂志4月21日专题文章对3D打印、机器人等技术应用的介绍,正是在强调制造业开始从集中式的规模化生产向分散式的个性化生产转型,也让工控产业得到新的发展。

  制造模式是整个工业体系的核心。无论第三次工业革命还是制造业革命,核心都是制造业生产方式的改变,进而是技术-经济范式的转型。当前,在经济、社会服务化的趋势下,制造模式正从大规模标准化生产,向灵活柔性、按照需求订制生产转变;将要形成的新的制造模式集智能化、绿色化、精细化、泛在化于一体。

  重塑制造模式已成为主要发达国家的核心战略。美国的再工业化战略一方面试图开辟新的高端制造领域,如新能源、新材料等,另一方面是应用已经成熟的技术重塑制造模式,二者相辅相成。这从美国2011年的《先进制造业伙伴计划》中可以看得分明。

  机器人是新制造模式的核心装备

  重塑制造模式能否成功,关键在于制造装备的发展,以及与其相关的生产服务模式的成熟。制造装备决定着生产力的水平,也决定了生产的组织模式。机器人是未来新型制造业的核心装备,它代表了柔性化、绿色化、数字化的智能制造,正在改变制造模式。

  目前,电子、汽车等精密制造领域,已主要应用由机器人组成的自动化生产线;日本、德国、韩国等还已相应地形成了非常成熟的机器人制造模式。日本FANUC创始人稻叶清右卫门认为,日本制造业将被智能机器人所改变,今后不仅生产成本会低于中国制造,而且机器人无法轻易仿造。

  当然,上述的机器人应用还在第二次工业革命的范畴中,是其高峰,它使集中化、流水线式的制造模式又一次大幅提升了效率;而在这样的应用中,第三次工业革命开始孕育:随着机器人智能程度和多机协同水平不断提高,规模化、标准化生产转向灵活柔性的个性化生产逐渐成为可能。

  金融危机后,世界主要发达国家纷纷布局机器人产业,以期在产业变革中占得先机。美国的《先进制造业伙伴计划》明确提出,要重点发展以机器人技术为核心的智能制造。机器人王国日本持续发力,组织各界编制了机器人发展路线图。韩国也相继发布相关计划书,目标是到2018年成为全球机器人主导国家。

  今后几年是发展机器人产业的战略机遇期

  上海是中国最主要的机器人产业集聚区之一,有几十家机器人研发生产企业和多家外企中国总部。上海也是中国最早开展机器人研究的地方,目前拥有以上海交通大学、上海大学等为核心的科研机构和人才团队,水平领先国内。同时,上海有较好的产业配套条件和应用基础,上海的汽车、大飞机、轮船、电子、工程机械、物流等优势产业都是很好的应用环境。但上海缺乏较大规模的龙头企业,对全市资源也缺乏系统整合。

  据国际机器人联盟预测,2014年中国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工业机器人市场。虽然外企已经垄断了如汽车、电子制造等高端机器人市场,但中国丰富的细分市场能为本国企业带来机会。据说外企目前对已有市场的需求增长应接不暇,且受制于减速机的产能,暂时无暇顾及正在浮现的新兴市场,这就给了中国企业的一个时间窗口。

  从历史经验看,每次技术-经济范式的转型期都会出现重新排队的机会。抓住机会的国家和地区,将在未来的全球产业链上占据有利位置。当前,以机器人为代表的智能制造模式正在形成,中国不能做旁观者,上海更应该代表中国积极参与国际竞争。

  上海战略不同于全国战略,也不同于其他地区的战略,应当适度超前。中国处在第二次工业革命还未完成、第三次工业革命却已展开的交叉阶段,上海应当根据这一国情,瞄准过渡环节,而机器人恰恰兼顾两头既能为传统模式的制造业提升水平,又是目前最成熟的下一代制造技术,可以作为我国应对第三次工业革命最合适的切入口。

  发展机器人产业,上海的关键在于明确路径、整合资源。上海应该以成为中国机器人产业的研发设计、制造和服务中心为目标,尽快制订全市发展规划,设立产业园区,建立产业联盟,实行优惠扶持。

  没有产业应用就没有技术发展。上海可以错位竞争,避开外企垄断的机器人市场,快速进入有应用基础、技术要求适中的新兴市场,取得一定市场占有率后再逆向扩散,即以中低端市场的应用来培育技术能力和企业实力,而后向高端市场拓展。

  今后几年的这个战略机遇期其实很短促,上海不要错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